当前位置

老陈新闻网 > 社会 > “我自爱桐乡”,就藏在他的一笔一墨里……

“我自爱桐乡”,就藏在他的一笔一墨里……

时间:2019-10-23 17:58:10 阅读:1385

“我花了数百个大大小小的码头才知道我的家乡石门湾。这真是个好地方。”

9月14日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因为丰子恺先生已经“回来了”。

丰子恺是我国近代史上著名的作家,新文化运动的发起人,桐乡的漫画大师。

他不仅是现代漫画的创始人,而且在文学、音乐、书法、教育、翻译等方面都有极高的造诣。他取得了显著的成绩,是一个罕见的全能运动员。

20世纪二三十年代以来,丰子恺以其独特的、现实的、幽默的、哲学的漫画闻名于世。他的漫画很少,但它们包含了生活的味道和世界的温暖和寒冷。它们说明了现代文人对自己国家和家庭的感受,并给了人们生活的希望和兴趣。

他给世界带来了一幅新鲜的漫画和世界上最真诚的话语。看它的漫画就像欣赏春风,看它的文字就像喝甜美的春天。

在桐乡,丰子恺无处不在。他爱他的国家和家人。他总是记得自己作为艺术家的社会责任和时代使命。他平凡、简单却深刻而真诚的爱深深铭刻在桐乡人民的心中,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

最好的纪念是继承

打开布满灰尘的旧画,读一读发黄的《袁媛堂随笔》。丰子恺喃喃自语的话仍然在他的耳边回响,关于他的家乡,他的亲戚和他所爱的世界。

与此同时,桐乡长期以来一直是丰子恺的印记,镌刻着江南文化的韵味,才华横溢,温文尔雅。

袁媛汤

1998年,全国第一个专业漫画图书馆——丰子恺漫画图书馆,建在丰子恺故居“袁媛堂”旁边。

冯明小学生创作卡通

2000年,冯明小学被评为全国唯一的丰子恺漫画学校,充分发扬了丰子恺的人文精神。

《边缘漫画》杂志

2001年,由全国县级城市主办的第一个漫画刊物《袁媛漫画》成立。

第十二届“紫开杯”中国漫画展和第五届丰子恺漫画艺术节在桐乡市举行

从2002年开始,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术委员会和桐乡市人民政府共同组织了“紫开杯”中国漫画展,这是目前全国最高水平、规模最大、范围最广的漫画展活动。

“紫开画院”

2014年,“紫开画院”作为桐乡市文化中心的重要组成部分正式建成,成为全国唯一的专业漫画艺术机构。

首届全球丰子恺散文奖颁奖仪式

2015年,桐乡市人民政府和《梅文杂志》联合主办的首届全球丰子恺散文奖颁奖仪式在桐乡举行。

市民观看“我爱桐乡——丰子恺艺术省级展”

2018年,“我爱桐乡——丰子恺艺术省级展”在丰子恺生日那天在桐乡博物馆开幕...

甚至,走在桐乡的大街小巷,紫凯卡通公益广告随处可见,文创产品频繁出现在各种文创展览中...

“紫开文化”的基因已经渗透并滋养了“冯娅桐乡”的肌理。现在,“丰子恺”已经成为桐乡的热门ip。

最持久的感觉是回家。

“每当我厌倦了旅行,我就会想起我家乡的渊源堂。这里有我家乡的环境,我关心的亲戚朋友,我自己的房子,我自己的书房,我亲手种植的芭蕉、樱桃和葡萄……”

丰子恺对家乡的感情深深印在他的作品中。在他看来,他的祖国是一个精神家园。

爱孩子和家乡是丰子恺最大的特点。像丰子恺一样,他的孩子和许多孙子也对桐乡有着特殊的依恋。

丰子恺的直系孙子和上海黄浦区丰子恺研究会执行主席冯玉曾经说过,建设一个美好的家园,为之做点什么是丰子恺子孙后代的共同理念。

1985年9月,圆明园重建开放后,丰子恺家族成员的后代非常支持和关心圆明园的发展。他们捐赠了30多幅丰子恺的字画作品,如《饮水思源》、《历史人物》等,以及丰子恺的许多其他翻译手稿,如《源氏物语》、《竹取物》。

作为丰子恺最小的女儿,冯亦茵是丰子恺目前唯一幸存的孩子。每年春节和清明节,冯亦茵都会独自或和家人一起来到距离上海100多公里的桐乡石门湾听大运河的声音。他怀念那一天,“英语的每一段都暗示着人类的情感”。

孙子宋薛军在童年和青年时期深受祖父丰子恺的影响。在冯宜茵的督促和指导下,他开始学习丰子恺的书画,并长期从事丰子恺的艺术研究。"石门是我的家,一年来几次."说到家乡,宋薛军曾经这样说过。

最持久的感觉是回家。可以说,短短的五个字“我爱桐乡”是每个富裕家庭成员的真诚愿望。

边缘是无尽的,新生活充满光明。如今,桐乡正通过各种载体和渠道推广和普及丰子恺的元素,让丰子恺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在这片土地上继续发扬光大。丰子恺的“金色名片”正在为桐乡的高品质发展积聚强大的精神力量,并提供持续的文化滋养。

最后,让我们再看看他的画,感受丰子恺绘画中的生活...

关注我们

欢迎扫描关注《老陈新闻网》微信号

二维码